【共济会研究资料】共济会的朝圣山经济学会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effortwatch.com/,弗赖堡队

90年代以来,新自由主义经济学席卷世界,也风靡中国和前苏联,扫荡了马派的政治经济学,成为大学讲坛的主流学派。

新自由主义经济学最伟大的成就,就是通过提供的休克疗法“哈佛五百天计划”而引导苏联发生金融和经济崩溃,解体了苏联体制。

但是很少人知道,这一切后面是有组织的谋略。新自由主义经济学之源头,来自共济会大师哈耶克和他麾下的一个国际经济学社团——朝圣山经济学会。

【所谓圣山,是很少中国人知道的锡安山。锡安,出自希伯来语Tzion;英语:Zion,老版中译《圣经》称为熙雍山,(旧约圣经撒母耳记下5:7),据说是指耶路撒冷老城南部的圣山锡安山。

在犹太教的《圣经》里,锡安山是耶和华居所之地,也是耶和华立大卫为王的地方,是共济会圣殿的所在地。

一直以来,“精神犹太人”都期盼着上帝带领他们前往锡安,回归精神家园——朝圣。】

朝圣山学会(MontPelerinSociety)是由新自由主义大师哈耶克1947年发起成立的一个新自由主义(neo-liberalism)经济学的学术团体。学会最初是为冷战中的经济意识形态战争,对抗马派政治经济学而组建的。

新自由主义主旨是鼓吹复兴古典自由主义主流经济学思想。新自由主义赞美资本家(企业家)精神,宣扬资本主义和市场自由的优越性和普世性,反对国有制度,批判社会主义分配方式以及社会福利制度,鼓吹自由竞争的市场经济。

新自由主义经济学与诺贝尔经济学奖是配套工程。事实上诺贝尔经济学奖的评委都是朝圣山学会的会员。多数获奖者也是该会会员。

新自由主义除了以哈耶克为代表的奥地利学派以外,还包括以弗里德曼代表的芝加哥学派、以卢卡斯为代表的理性预期学派、以布坎南为代表的公共选择学派和以拉弗、费尔德斯坦为代表的供给学派等等。

哈耶克担任主席,瓦尔特·奥伊根(西德人)、约翰·朱克斯(英国)、弗兰克·奈特(美国)、W.E·拉帕尔德(瑞士)、雅克·吕厄夫(法国)任副主席。胡诺尔德是秘书,承担主要的行政管理、筹措资金、组织管理等工作。

英国的与会者中,大部分来自伦敦经济学院,而美国会员则大部分跟芝加哥大学有密切关系。在英国,来自曼彻斯特大学的会员人数也格外地多,而在美国,设在纽约的经济学教育基金会(FEE)有四人参加了第一次会议。

共济会系统下的胡诺尔德的资本企业协会,美国的威廉·沃尔克慈善基金会和英国的国际自由主义交流基金会为这个刚刚成立的组织提供了资金支持。

有意思的是,在2000年以前,朝圣山学会一直以秘密形态存在。没有媒体宣传也不公开举行会议。

哈耶克是朝圣山学会主席,并在此后的12年中一直担任主席。学会几乎每年都在一个会员国家召开一次大会。

根据1947年到1976年29年的学会内部记载,“朝圣山学社”先后在12个国家开了27次会议(奥地利、比利时、法国、德国、危地马拉、意大利、日本、荷兰、英国、美国和瑞士)。

著名经济学家、诺贝尔奖得主弗里德曼1970年到1972年间担任该会主席。

为了使欧洲不再陷入德国法西斯运动后另一种奴役之中,就必须要付出巨大的思想、知识努力。

“我们必须挺身而出,训练一支为自由而战的军队。如果面对压倒性的公共舆论,我们不是袖手旁观,而是努力地去塑造和引导舆论,那么,我们的事业就决不是毫无成功希望的。”

“我们这些来自欧洲和美国的经济学家、历史学家、哲学家和其它公共事务研究者对我们这个时代所面临的危机展开了讨论。我们就一系列目标达成了共识,特声明如下:

文明的诸核心价值正处于危险之中。在这个地球上的广大地区,维系人的尊严和人的自由的根本条件已荡然无存。在其它一些地方,这些基本条件也处于当前政策取向的威胁之下。

专断权力的扩张正在日益严重地侵蚀着个人的和自愿性社群的核心地位。甚至连西方人最为珍视的财富,即思想和表达的自由,也遭到某些信条之扩散的威胁———这些教条在其处于少数地位时声称享有被社会宽容之特权———它们千方百计欲获取权力,以使自己可以压制和扼杀与自己观点不合的所有观点。

本学会成员认为,这些趋势是随着某种否认一切绝对的道德标准的历史观的发展及种种质疑法治之可取性的理论的发展而逐渐出现的。本学会成员还认为,这些发展趋势也是随着人们对私有财产权和竞争性市场的信念之式微而形成的;因为,如果没有这些制度所保障之分散的权力和广泛的创造精神,我们无法设想一个社会能够有效地保有自由

本学会不会进行宣传,不企图创造某种正统,不会结党,也不会与任何一个或多个政党结盟。其惟一目标是推进那些有志于加强自由社会之原则和实践、并研究市场导向之经济体系的运转方式及其优劣的志同道合的学者进行观念交流。

第一次会议取得圆满成功,与会者同意,应该继续召开这样的会议。于是就创建了一个常设学会。”

来自10个国家的39人参加了第一次会议———其中17人来自美国,8人来自英国,4人来自瑞士,4人来自法国,比利时、丹麦、意大利、挪威、瑞典和西德各有1人参加。

有几位与会者,比如米塞斯(他这时执教于纽约大学)、波普(在伦敦)和哈耶克本人原籍都在中欧。参加第一次会议的人士,后来有4人(占到与会者人数的10%以上)获得了诺贝尔经济学奖。他们是:哈耶克、弗里德曼、乔治·斯蒂格勒和莫里斯·阿莱斯。

80–90年代风靡世界的新自由主义经济学(neo-liberalism)深刻影响了80年代后期的中国经济改革思想。俄罗斯和东欧的休克疗法也由此而出。

原来,这种意识形态的制作具有直接的金融共济会背景——来自1947年由美国共济会和英国共济会出资组织的一个会议以及一个会社——朝圣山学学会。朝圣山学会的发起、出资、成立和命名都与共济会、光明会及属下的人文基金会直接紧密相关。

朝圣山学会(MontPelerinSociety)是由西方经济学家、企业领袖和其他古典自由主义支持者组成的国际性组织。该组织长期严守秘密,冷战胜利后,近年才逐渐有所曝光,但活动仍然很低调。该会精英荟萃,始终以向全球输出和推行自由市场经济政策为宗旨,反对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和凯恩斯主义的宏观经济政策,是冷战时代和后冷战时代新自由主义经济意识形态的主要起源地。

朝圣山学会是共济会委托共济会、光明会成员哈耶克发起成立的学术团体,其资金由共济会属下的福特基金会捐赠。

犹太人、共济会大师哈耶克出生于奥地利,30年代迁居英国加入英国籍。哈耶克在1920年代在美国读书时加入光照会(共济会内的核心秘密组织)。

会议于1947年4月在瑞士的共济会圣地朝圣山举行,此山在中世纪是着名的圣殿骑士团的驻跸地。

朝圣山学会于1947年4月10日创立。首任会长是弗里德理克-哈耶克。创立之初,该组织试图标榜学术性而命名为阿克顿-托克维尔学社。后因共济会大师法兰克·奈特对使用两个“罗马天主教贵族”的名字来命名学社表示不满。哈耶克的教父路德维希·冯·米塞斯要哈耶克改用一个明显具有共济会色彩的宗教性名称——朝圣山学社。

表面上作为一个学术团体,此学社成立后即成为西方主流经济意识形态的设计者,处在西方经济智囊团和意识形态活动的焦点位置。

到会学者39位,大部分为经济学家,亦有历史学家和哲学家,引人注目的是还有一批企业家和王室贵族。会上讨论冷战和铁幕下的时局,古典自由主义的命运,以及如何应对马克思主义者和凯恩斯主义者横扫全球的局面。

创会时被邀请者(全部是共济会成员)包括:亨利·西蒙(后成为米尔顿·弗里德曼的导师),美籍前费边社成员着名媒体人沃尔特·李普曼,维也纳亚里士多德学会会长卡尔·波普尔,奥地利学派祖师路德维希·冯·米塞斯,约翰·克拉彭爵士(英格兰银行高级官员,1940-6年担任英国皇家协会主席),奥托·冯·哈布斯堡是哈布斯堡王室家族末代皇储,马克斯·冯·图勒恩和塔克西是有着400年历史的图勒恩和塔克西贵族和金融家族的巴伐利亚分支的领袖。

朝圣山学会的目标是致力于“促进致力于加强自由社会的原则和实践,研究市场经济体的运作以及优缺点的志趣相投的学者们的交流”。学会约定此后每年9月持续有规律的集会。现任会长为迪帕克·拉尔。

西德总理路德维格·艾哈德、意大利总统鲁伊奇·伊诺第、美国联储历任主席亚瑟·伯恩斯、格林斯潘等,美国国务卿乔治·舒尔茨、英国外交部长杰弗里·豪、意大利国防部长安东尼奥·马提诺、智利财政部长卡洛斯·卡瑟斯、新西兰财政部长鲁斯·理察森和捷克总统瓦茨拉夫·克劳斯。

八位学会会员获得了诺贝尔经济学奖,他们是:弗里德里希·哈耶克、米尔顿·弗里德曼、乔治·斯迪格勒、莫里斯·阿莱斯、詹姆斯·布坎南、罗纳德·科斯、加里·贝克和弗农·史密斯。罗纳德·里根1980年竞选顾问团的76位经济顾问有22位是朝圣山学社社员。

第一位加入该学社会的出身大陆的经济学家是邹恒甫(第一个进入世界银行研究部的中国高级经济学家),他于2008年受该学社(MontPelerinSociety)大会组委会主席邀请加入。